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复杂运营的“社区”相关领域,有可量化、可复制、可投资的可能吗

上周参加了一个社区商业的跨界饭局,叫xin能量饭局,是第6期,主题是“社区商业,姓‘社’还是姓‘商’?”。

12个人,都是社区商业相关领域都比较有特点、有成就的人,足够跨界,有社区商业整体招商运营企业,有青年公寓创始人、社区商业的投资机构,还有介绍小商铺运营的自媒体,还有公益组织、咨询机构。

一个饭局,还直播,从6点一直吃到10点,5个小时,很烧脑。

社区商业也是极专业领域,对我来讲,就是个门外汉,只有听的份儿,但听着听着,一下子有贯通之感,茅塞顿开。

最深的体会是什么?

凡是社区空间,一沾社区二字,必然变成复杂运营。所以,深切体会到社区商业也是一个强运营的领域。

问你个问题,全国商业综合体(商场等)做得好的有?你估计信口就能说出个四五个,万达、万科、百联……

而问你,社区商业综合运营商,你能想到谁?

估计脑子一下子就空了。

对啊!我们口中约定俗成的“社区商业”概念,是从房地产逻辑出来的,5万方以下的,辐射周边2-3公里的小购物中心。

这充分说明社区商业到今天还缺乏全国性大品牌,还没有成熟的可复制、可推广、标准化的赢利模式,还不被资本青睐。现在只能说,在某些大城市有做得比较成功的社区综合运营机构。

为什么没有?就是因为,这也是一个重运营(复杂运营)的领域,太在地化,太“能人依赖症”,这犯了和社区治理一样的毛病。

所以说,这一下子让我打通了一个观念,只要一沾社区,运营就变得极其复杂。

小到一个商铺,开奶茶店,也不仅仅是只要做好产品、卖好奶茶就可以了,一定要做社群,这就不单单是一个业态了。

更不要说社区商业综合体,一万、两万平方米的体量,什么社区百姓的功能都要有。这样的社区综合体天然的和社区分不开的,除商业服务之外,还必须提供社区服务,甚至还要提供公共服务,这样的综合体就变得很复杂,比如菜场,从来都要承担平抑菜价的职能。

这样的综合体有的叫邻里中心,有的叫生活中心等等,大多数从规划的时候就带了社区服务职能。

同时,随着国家发展,社区商业要更多承担“美好生活”体验感、获得感的事,政府会提这要求,所以,大家总体感觉到,现在的社区商业综合体正在从社区购物中心,变成社区生活中心,并正在变成社区服务中心。

如果一个社区商业综合体如果一说自己的定位就是服务中心,那么即使和政府的行政服务不同,但必须还是要有相近之处。

那天“xin能量饭局”的讨论,一直聚焦于社区商业姓还是姓,按规定动作要有正方反方观点的辩论,所以,争得特别热闹,但到后面,其实从一开始,大家都有不言自明的默契认知——社区商业,中有中有社、商是一体的两面,就像一个太极阴阳鱼,只有一体转起来,才能够运转地更好。

有本书我认为是神书,书名《如何看到不可见,做到不可能?——理解未来的七个原则》,是理解世界提高认知、发现趋势预测未来,乃至选择创业领域的一本必读书,近期我又翻看了一遍,很好读!

书中讲到了未来的八个趋势,什么去物质化、虚拟化、移动化、网络化、全球化、互动化、智能化,最后一个是汇聚化

很多的路径会重叠和交互,从而加快演化的速度。

汇聚化就是整合,各个产业都在发生汇聚化,在80年代加油站和便利占合二为一,90年代咖啡馆和书店合二为一,这些还只是20世纪的例子,到了21世纪,汇聚化的进程加快,电信、消费电子信息、信息技术,三大技术逐渐合而为一。

这样的变化特别多,并且越来越多。社区商业中,单一业态的单一空间越来越少,比如以前专门卖布的,只卖布,而现在的社区商业空间,业态上变得越来越整合,开个花店,同时是书店,又是咖啡馆,有的地方加入音乐疗法,可以开心灵按摩课,这样的空间需求来自社区,同时有着无限延展的想象力。

再大一点的空间更加如此,只要做空间运营,就离不开所谓的“三社”——社会、社区和社群,你不考虑这个,肯定运营的有问题。

“饭局”上讲到很多例子,大家这方面的认知完全一致,提出了一个热词“既要……又要……还要……”:

只要是社区,必是综合业态,所有的空间必是复合空间,目标上要做到既要、又要、还要,大家会很无奈,但又不得不面对,比如说:

既要挣钱,又要服务老百姓,还要颜值高……

社区治理领域也是这样,既要确保政府职能的落地,又要让老百姓有获得感、满意感,还要整个的运营可持续。既要公共服务,又要颜值,又要可持续,这变成了今天社区治理的一个万难之题。

今天真的是很难,社区商业也很难,都在艰难的探索,社区公共空间也在艰难的朝前走,因为既要、又要、还要,但总有杰出者会做出好的案例,那天青年YOU+社区刘洋分享得案例很棒,将陌生人的公寓变成熟人社区,他们做到了。春节有的铲屎官回家过年,就地过年的邻居们就承担起这个任务,撸猫、铲屎……

公共空间运营也有杰出者,一些社区创业者纷纷创办了融书房、斜杠咖啡等等项目,做着既要有颜担着,又要挣钱养团队,还要提供公共服务的事,并且做得不错,并且越来越多,这就是真正的社区社会企业的先声。

我们都有了深度共识:只要一沾社区,就是复杂运营,这个必须面对。商业领域中有一些人出于理想主义在坚持,而在公共领域、公益领域,也有一些人出于理想主义在追求另一种模式,总体上来讲,复杂运营时代挑战不可避免:一是运营人才的问题,运营人才非常缺。二是机制问题,如果有人才,怎么样的机制让他愿意在这里做?三是复杂运营技术问题,技术能保证60分,是不是可以复制,复制才可以让更多的人享受服务。当然最终的运营成效,离不开创始人、运营者的诚心正念的问题,做社会、社区、社群,要影响别人,最终离不开的就是诚心正念。下次专门讲讲这个话题。

话题:



0

推荐

闫加伟

闫加伟

80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善用跨界思维观察社会创新。长期从事自组织、志愿服务、公共文化、社会创新事业,指导数百家公益组织的成长发展。著有《草芥——社会的自组织现象》、《磨合的空间——政府市场社会融合发展模式》、《社区治理方法论——社会创新者说》;主编《社区治理方法论——88个案例告诉你》,参与主编《志愿服务组织管理精选案例汇编》。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