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社区是资本当下必争之地,社区团购在一个一个城市攻城略地,落地一个一个社区快速推动。

这些资本知不知道,其实社区一直站在资本的反面:

钱从哪里来?资本的钱从大的企业、投资人那边来,而社区的钱是多元的,既有政府的,也有老百姓自己的。

产权上看,资本看到的社区、空间、项目是什么,认为这就是我的,是我一家的。比如物业进入一个社区,那么就认为这个社区是他的了,可以算在资本里了;而社区其实是大家的,是共有产权。

谁说了算?资本当然是资本为王,而社区谁说了算?社区是多方共同决策,也不是居委会说了算,也不是居委会党组织说了算,也不是业委会说了算,是多重的决策机制。

决策机制上,资本是谁出的钱多谁说了算,董事长最大。社区事务中,就变得更加复杂,有议事的机制,有征求意见的机制,有决策的流程和机制,有可能是少数服从多数,有时,少数人也会影响到最终的决策,所以社区的决策机制是一种外人看不懂的机制。

从产品上来看,资本追求的是高度的统一、一致、标准化,而社区又特别强调社区的在地性、差异性和个性化。

如何评估,资本就是挣钱就好,而社区是大家好才是真正的好。

从规模上来讲,资本追求越大越好,而社区是“小而美”。

人才上来讲,资本追求的是市场价值优先的人才,而社区希望的是社会价值优先的人才。

这么一系列的不同,可见资本实际上都站在了社区的反面。

而资本看不到这点,决心把社区当成一个兵家必争之地,以下内容是资本聚集的重点:

第一个是社区更新

比如说加装电梯,就是城市更新的重点,当下是很多大城市老城区的重点民生课题,好多电梯企业,一些中小企业想都没想就觉得自己能做,所以上海起码有上百个加装电梯企业在推这个事。但是成效如何呢?依他们的简单想法,一个电梯挣多少钱,去找资本的支持,想得特别美,但进来之后却发现一头撞到了棉花墙上面,一年装不了几台。

第二个是社区物业

这个不说了,现在物业纷纷上市,拼命攻城略地,推出各类APP号称掌握了社区大数据,各路背后资本在绞杀。

还有一个是社区社群

在社区里,无论是团购群、妈妈群还是各种学习群等社群,后面可能都有生意的考虑。

这三个社区相关领域,还有一些就不讲了,是资本特别重视、特别想进入、特别聚集的领域.

资本进入相向而立的社区,一定要想想清楚这么几个事:

第一、快和慢

资本求快,快速攻城略地、资本为王的模式,国家已经在抵制。我们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的社区周边、社区服务铺天盖地都是某某某洗车店(昨天的确看到了一个天猫养车店,看来天猫已经进入了这个领域)、某某某理发店、某某某修理店,都是统一装修、标准化运营的店,那么这个社区的独特性何在?整个社区就丧失了它的小而美的魅力。

而进入社区,无论做任何细分的社区领域,可能你快都快不起来,就像我刚才说的加装电梯,大家以为会很快,今年装五部,明年装五十部,资本习惯了的速度,但是在社区做不到。

第二、大和小

社区你追求大,真的很难,这个社区和那个社区区别是很大的,你是社区大数据还是社区小数据。大的数据形成的前提下,小的数据上的服务,小的数据上的挖掘,小的数据基础上的社群运营会更有价值。

第三、一和多

资本一旦进入社区,不能光考虑“一”——只考虑我的利益,而是必须考虑“多”,社区创业必然是一个多方博弈、协作的事业。例如,一个社区空间拿下来,多是“灰空间”,你必须考虑到多方的利益。

第四、最最重要的是分清楚事和钱

你进入社区,到底是为了做事还是为了挣钱,是为了挣钱而做事,还是为了做事而挣钱。这两者很容易混在一起,但要努力分清楚。

在未来社区产业的竞争中,无论是社区微更新、社区物业和社区社群,恐怕都不是“资本为王”的行业,而是“治理为王”的行业,因此,发展成为一个单纯的社会企业更容易些。

这些观点早就有了,只不过又从一个新的角度来讲,希望给大家一点启发。

话题:



0

推荐

闫加伟

闫加伟

80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善用跨界思维观察社会创新。长期从事自组织、志愿服务、公共文化、社会创新事业,指导数百家公益组织的成长发展。著有《草芥——社会的自组织现象》、《磨合的空间——政府市场社会融合发展模式》、《社区治理方法论——社会创新者说》;主编《社区治理方法论——88个案例告诉你》,参与主编《志愿服务组织管理精选案例汇编》。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