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上周参观了一个点,该社区是该城市先进中的先进、典型中的典型。傍晚7:30时到的,天气还没暗下来,该社区的书记一直等,是一个特别朴实、特别务实、特别肯干的一个社区书记,抗疫紧张期间连续睡在单位,涝灾时也是一直值班处理险情在一线。

这个书记带着我参观并讲解,墙上的展览展示极为充分,用一句话形容——“不给墙面呼吸的机会!”连消防拴外面门上都贴满了消防知识。

其中,所有的墙上展览展示最突出的元素就是党建,红色处处可见,党建引领物业、党建引领社团服务机制、党建引领民主科学决策机制等等,墙上都有,每个人的岗位职责也都有。

最极致的是,社区社会组织(社区群众团队)的组长,是党员,并且是支部工作人员,下面是团队、副团长。

这么一个顶尖的社区,却总有一点不安、一点别扭,他们已经在行政型、管理这块已经达到了极致,但感觉在社会动员、社会参与方面却遇到了瓶颈

他们让我提提建议,看看能否有所突破。他的突破恰恰特别难,就在于如果真要突破,必须改革这一系列固若金汤的体制化设计、体制化管理,真正走向社会化治理,向比较灵活、有活力的机制方向走,我想还是很难的。

像这么一个优秀的支部书记,用党建引领整个社区事业,已经做到了他的极致,已经成为这个城市最好的,但总觉得好像缺点什么。

如果再朝前走一步,就要考虑社区党建到底怎么搞,党组织在社区治理中到底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党建在社区中的作用,难道就是党的要素的全面体现?难道就是把党建摆在门上面上,挂在墙上?是色彩的铺陈?是名字的占据,像红色物业?是党建引领民主协商,党建引领物业管理,党建引领所有的工作……,是不是这就是社区党建的应有之意?

我认为,这是不够的,并且以此为主要内容方向也有问题,党建在社区治理之中,最后要走向后台,走在内在,走向崇高。

第一、走向后台

党建不应是停留在形式层面的工作。我们去看很多党建空间,甚至居委会,已经把党的要素体现得淋漓尽致,到处都有党徽,到处都是红色,很多天花板上都有硕大的党徽,连咖啡拉花都是党徽。

再进一步,党建摆在了所有工作的前台,红色物业,红色议事会等等。

但我认为,党建引领社区治理,党是目的,不是手段,党应该是在最后的,不是一上来就把党建放在所有话语体系的前提,给居民、单位、机构,尤其是上级一个印象,你看我多重视党建。

我认为这样反而不是党建的实质,只是形式和皮毛。最重要的恰恰是,如何让居民不是违和地处处感受党的力量。

如此,党建一定要从前台走向后台,后台是社区治理精细化的要求,更是居民的期盼。党建在后台,应是:

1、资源的整合者,这个毋庸置疑,东西南北中党是统管一切,所以它对于社区各个单位,哪怕你是大单位、大企业,也应被社区统筹协商。

2、机制的设计者,社区治理的机制都应由党组织来设计。

3、利益的协调者,涉及到各种利益冲突矛盾的时候,党组织秉持公心去做。

4、组织的引领者,社区里面有各类组织,以及各类自组织、组织化力量,党组织要把这些组织力量引领起来。比如这次社区抗疫,形成了很多很多组织化力量(包括志愿者力量等),千万不要疫情之后一下子又回到“原子化”状态。

第二、走向内在

党建应在治理的深处,而不该只是高高在上,没有深入到社区治理的最深处,社区治理的最深处是问题、利益、共识,这是社区治理的深层次问题,是最最重要的社区焦点。

社区党组织不能一碰见难题就躲,一涉诉就怕,说这个纠纷应该找律师!这个事我搞不定,等靠要,责任推给上面。

1、在社区问题应对上,社区党组织是第一责任人、第一行动者。你在一线最易看到问题,如果不是最先反应,小问题会变成大问题,最最重要的是要直面这些问题。

2、利益之事都是居民关切之事,一项工作可能会涉及到多方利益,党就是利益的协调者,要去平衡。利益的事要议事,党建要搭一个平台,形成科学公正的议事机制,通过议事使各方利益能够充分表达,而不是大家各顾各的,在这个平台上,党组织引导争吵、协调、退让、妥协等的过程。

3、社区共识极为重要,做通群众工作,使出浑身解数,最终要形式社区共识,前面那么多利益、问题,最终形成解决的共识、行动的共识。

三、走向崇高

崇高是什么?崇高是一种信仰,一种精神,一种意识。党建天然具备崇高使命,其他的机构,无论是物业、社会组织,还是业委会,并不具有崇高感,因为,党是靠信仰来连接大家的。

社区治理所有的工作艺术,就是要让党走向崇高,让大家对党组织有敬仰感、崇高感,党在社区要有这样的影响力。

这种影响力不是权力的影响力,而是基于信仰基于情怀的影响力。昨天在上海闵行古美街道“七一”党建大会上听到了一个感人故事:疫情正紧张时,一户居民夫妻同发高烧39.3,赶紧打110、120都打了,救护车来了后,要把这对夫妻接走,但他们的两个小孩子怎么办?这时,同一个楼道的一名党员就淡淡地说:两个小孩没人带,就到我家去吧!

这么平淡的一句话,背后就是身为党员的崇高感!疫情初期大家都很恐慌,如果大人确诊,这两个孩子就是密切接触者,有极大传染风险,而这个时候,能够以己推人,邀请孩子到自己家去,不就是一名党员的伟大情怀吗。

社区党建要激发这种崇高感,崇高感最终的落脚点就是“共同体”意识,一个社区要形成共同认同,“共同体意识”里面一定要有党,要让大家都有这样的感受,是党在构建、营造、塑造这样的意识,这恰恰是最最重要的。

今天,我们在社区党建的很多层面已经有所探索、有所积累,比如有了丰富的经验、社区党建的知识、社区党建资源的信息,在这些层面,各地社区都会有极为丰富的积累。

而社区治理的现代化中的社区党建,要从形象走向实质,就要走向后台,走向内在,走向崇高,这是新任务、新使命。

这里面有很多规律,有很多理念性、认知性、工具性的层面都值得探索。而深层次探索,就不仅仅是简单的群众工作、形式意义的党建、单纯的服务所能够涵盖得了的,社区党建有着无比丰富的内涵值得我们去创新探索。

话题:



0

推荐

闫加伟

闫加伟

80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善用跨界思维观察社会创新。长期从事自组织、志愿服务、公共文化、社会创新事业,指导数百家公益组织的成长发展。著有《草芥——社会的自组织现象》、《磨合的空间——政府市场社会融合发展模式》、《社区治理方法论——社会创新者说》;主编《社区治理方法论——88个案例告诉你》,参与主编《志愿服务组织管理精选案例汇编》。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