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闫加伟 > 运营感受——基层党建和社区治理共同的难题

运营感受——基层党建和社区治理共同的难题

听一位领导讲了她婆婆的故事,老人家快80了,身体挺好,参加了社区广场舞队,跳着跳着,大家伙一块出去旅游,后来又发展为AA制去卡拉OK厅的最便宜时段去唱歌,后来又发展出凑份子扫周边的餐馆,后来她家成了比官方的“睦邻点”还“睦邻”的点,每周,大家带着菜,来她家里聚餐,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这位领导是街道领导,就问她的婆婆,为什么不去咱们居委会的活动室?

她说,我去过,去了,就给指一个座,坐那儿,发瓶水,听讲座。这讲座没什么内容,讲得也没劲,我讲得比他讲得好!

问,为啥不去日托所活动?

她说,日托所都是跑不动的老年人,去了觉得自己就老了。

问,为什么不去吃助餐点的饭?还便宜几块钱,有政府的补贴。

她说,助老餐翻过来倒过去就是那么几个菜,没有我们自己做得好,周边的餐馆的味道更多,可选择性更多,这家不喜欢,下次换一家。

这些老人,原本是社区参与的主流群体,而这样的一批人也在远离社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对于居民需求,以前是“有”就行,比如,有个活动室就行,有个饭吃就可以;而今天,大家的需求在“升级”,追求有好的饭吃、有花样的饭吃,还要吃自己想吃的饭。

总体而言,无论是社区服务、社区治理,进入到了一个务“虚”的阶段,以前关注的是硬件、设施、项目,以为造了,老百姓就满意了;今天,更加注重此类的空间、项目、活动、服务中,每个人的感受,注重他们个性化的需求,追求他们对于社区的认同感,因此,社区工作的目标越来越从“硬”的需求到所谓的“虚”的目标——认同感、共同体、满意度、获得感、幸福感……,这是越来越强调感受度的时代。

所以,怎样运营感受成为热点、难题。

和很多行业在聊,无论是相关政府部门,还是社会组织,企业,大家都已经意识到了一点——社区运营时代的到来,再不做这个事儿就不行了,和这个时代要求脱节了,和老百姓也脱节了。

 

近期和一个管养老的领导在聊,他总结了这几年的养老行业的变化,有两个显著特点:

一是专业化。

除了基本的、普遍性的老年需求,开始有了专业化需求,养老机构也在日益走向专业化,此专业化需求对人才提出了更高要求。

二是社区性。

养老机构不仅要运营机构,还要运营社区,一些养老公共空间,不仅要提供专业服务,还需要和社区联动。一个老年空间,就不只是希望有老年人在里面,还希望向社区开放,这样的空间才有活力。

各行各业都有了这样的共识,社区越来越专业,更需要运营,而感受度就是运营的目标。

 

我广泛搜集各方信息,集中性地看到了这么三个方向:

第一,党建可感。

这次去成都,听到一个领导说,现在最最难的事儿就是党建引领如何被群众感知。

党建引领如何让更多人感受得到?也有很多举措,比如把党群服务中心变成民生服务阵地,服务功能越来越实体化;比如党组织的活动项目必须要由党组织做,不能包给其他第三方机构,居民受益,或者参加活动就会感受到,这是党组织搞的,这就是目标,当然是初级层次的目标。

对于我党来讲,让党的信仰理念路线方针政策让更多群众感知,让人民群众对于党有概念,有信仰,有精神方面的认同,这是一个难题。

基层党建被感知,这是一个大的难点。

 

第二,管理无感。

这也是目前城市精细化管理的发展方向,管理不能生硬,不能不考虑群众感受,不能因为,我对你好,就硬做,不能“你妈觉得你冷”!

方向是让大家感觉不到被管理。比如你去参加一个大型活动,感觉特别顺畅,没有感觉到有人在管,事实上后面有非常精细化的管理,包括智能化手段,比如,根据大数据人流量,需要在哪里设一个路障,哪里可能有聚集,安排几个志愿者来疏导。只是你没感受到,后面其实有一个庞大群体在支持。

 

第三,治理有感。

社区治理的目标是希望居民对项目有所感知,对参与有所感悟,对社区有所感情,可以走出小物,感觉到有个大我,这就是幸福感、安全感和获得感,这就是社区治理共同体。

如果没有这个感觉,何谈社区治理现代化了?像加装电梯、宠物扰民等一系列的治理,在这个过程中,要让老百姓有参与,有感受。并不是只在对上汇报的时候说,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领导可以听到看到,但老百姓没有感受,说明这个治理过程、治理效能是有问题的。

 

社区的感受度运营在考验两个能力:

一是细分需求满足能力。比如老年人需求,就像开头讲的,她只要健康,有生活自理能力,会把生活安排得很好;但对一些生活有点不便的老人,日托所的服务就成了必需;最严重的是护理服务,这就是细分需求,如何满足,并且通过管理、服务、治理,通过政府、社会、市场使这些需求被满足,这就是精细化服务和精细化治理。

二是标准化输出能力。运营时代必是专业化时代,标志是你有没有标准化输出能力。社区治理是不是一个专业,如果只是把它做成一项工作,怎么样让更多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有职业尊荣感?

运营时代,无论是基层党建,还是管理、治理、服务、项目和产业,最缺的就是人才和师资,解决这一问题就是需要解决标准化输出的问题。我们希望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越多越好,这是最大的难题。

 

综合今天内容:

就基层党建而言,“党建如何被感知”成为一个要攻坚的难题;

就社区服务和社区治理而言,“社区治理的感受度”也同样是一个难题。

运营感受度,需要专业化,需要标准化输出能力,最终要靠创新的培训机制和成体系的人才战略来突破。

路很艰难,但是不得不去碰,也绕不过去,因为现在是社区治理能力和体系现代化的实现阶段,这都是必答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