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闫加伟 > 个人分类 > 社区治理
2020年12月16日 12:00

社区团购何去何从?是为了挣钱还是吃菜,是资本思维还是治理逻辑?

社区团购何去何从?是为了挣钱还是吃菜,是资本思维还是治理逻辑?

这两天社区团购很火,《人民日报》发表了社论: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互联网巨头们掌握着海量数据、先进算法,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有自媒体马上凑热点推出《驳人民日报社论:社区团购“无科技”和“不道德”论可以休矣》,当下,各方争议挺大,观点不一。

社区团购这个事,有社区生活就有了,并是极具社区性的话...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24日 16:40

这四个维度看社区社会组织,会看得更清楚些!

这四个维度看社区社会组织,会看得更清楚些!

这两年,什么样的社会组织在社区发展最快?什么最有用?什么样的应该做什么事?

昨天参加交大“长三角一体化与社会组织创新发展研讨会”,我就社区社会组织做了发言。

社区社会组织是社区活力之源,一个社区社会组织数量越多,越有活力,这是一个定理。

社区社会组织在治理体系中是“边缘性存在”,但又是社区治理创新的“关键性所在”,所以,一定要研究社区社会组织

社区社会组织有很多很多分类,根据功能分,根据组织...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17日 10:38

进入社区“灰”空间,你得想想清楚!

社区“灰”空间治理的现实问题和内在逻辑

上周和一个30强地产企业聊,他们开发的楼盘有公共空间,物业在管,这些空间都是居民共有产权,称之为“社区配套”的空间。

该企业把此类空间称为灰空间,这些空间的产权等各方面都存在一定的问题,所以称之为“灰”。

他们想用好这些空间,但到底怎么进入、什么项目可以进入、怎么运营、能否挣钱等都市问题。

当然,企业希望它能盈利,哪怕微利也可以。但还是会遇到很多问题。...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10日 11:20

高质量发展阶段的社区治理在发生什么?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解读

 

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一个词“高质量发展阶段”,描述是:制度优势显著、治理效能提升、经济长期向好、物质基础雄厚、人力资源丰富、市场空间广阔、发展韧性强劲、社会大局稳定。

高质量发展阶段的社区治理将会发生什么呢?

第一个亮点、有了新目

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这个目标——国家治理效能得到新提升。纵观十九大、十九届四中全会十九大提出的是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四中全会充分地诠释了治理能力现代化,...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03日 10:51

叙事理论看社区治理,宏大叙事如何化为社区故事?

如果说要讲一个社工理论叙事理论,大家有没有兴趣?

这个理论离我们的实践有点遥远,但是,这个词却不陌生,不少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在发言中都会讲到“叙事”,讲到故事,世界的碎片化;艺术领域里,导演、编剧、艺术家……也会经常谈到“叙事”;福柯讲,语言是权力的工具,他提出了“话语霸权”,谁掌握了话语权,谁就掌握了权力。

社会治理领域也会讨论宏大叙事还是日拱一卒,追求一个大的理念引领还是追求一件一件小事...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7日 09:34

没有法治化加持的“人民城市”理念何以化成居民的感受?行政动员更高效吗?有没有社区营造的捷径?

“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的社区路径

 

近来参加了很多“人民城市”相关主题论坛,感觉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的氛围正在各个城市形成。

中央提出“人民城市”理念,各个城市都在解读,各个市区县也在解读。人民城市的定位越来越具体,从一个大理念变成一个小理念,上海提出了五个人人(人人都有人生出彩机会、人人都能有序参与治理、人人都能享有品质生活、人人都能切实感受温度、人人都能拥...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7日 09:33

“破圈”的物业要干嘛?社区属性的彰显,社会企业的探索,以及也想破圈的社会组织!

“破圈”的物业要干嘛?社区属性的彰显,社会企业的探索,以及也想破圈的社会组织!

       近来“破圈”一词挺热,物业公司也在“破圈”!

 

    上周参加了长宁仙霞的“党建引领业主自治”论坛,有一个长宁区的物业公司近两年已经成立了四家社会组织,做加装电梯、社区服务、养老等事。

 

       物业公司频频“破圈”,他们要干嘛?

    有的物业公司成立“友邻基金”,是社区基金会的雏形,有的直接成立社区基金会,有的把自己的物业办公室空间变成居民共享的客厅,颜值很高。看来,物业公司一直...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13日 09:01

社区治理同样有“内卷化”悲催吗?如何突破“内卷化”?

社区治理同样有“内卷化”悲催吗?如何突破“内卷化”?

   不知道为何,“内卷化”这个词近期又热了。

《新周刊》的封新城转了一个《你知道什么叫内卷吗?》的博文,讲到了内卷化的四个悲催现象:内卷是无意义的精益求精,内卷是低水平的复杂,内卷是向内演化的雕虫小技,内卷是固化社会形态中的一点花样

 

后面的感慨特别触动我:内卷是一种无声的悲哀,它耗尽了我们的聪明才智和青春年华,而陷入内卷的人还乐在其中,不觉得那是悲哀。

内卷告诉我们,精细、复杂、讲究不...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29日 09:16

“加装电梯”,哪些东西在越来越快,而进度为什么还是那么慢 ,瓶颈到底在哪里?

三年前,我和一个互联网加梯企业聊,他说,上海老旧公房加装电梯市场很大,总量有130多亿,哪怕拿到5%,体量已经够大了。所以,他们企业特别重视,投入也很大,做小程序、招销售队伍、和社区谈判,做了很多事。

前两天收到他们的项目书,有最新进展,项目越来越完善。我专门看了一下他们做了多少成功案例,结论是三年加装了两部电梯

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1、加装电梯这件事,硬件已经绝对不成问题,技术也不成问题,互联网...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22日 09:28

“小三会”(听证会、协调会、评议会)的前世今生,“小三会”如何推动有效的社区民主协商

今年,社区民主协商是社区治理的热点,很多地方开始对一项传统项目“小三会”——听证会、协调会、评议会提出新的要求,又开始大力倡导“小三会”,比如浦东新区特别重视“三会”,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和指导意见,并在社区试点建立“三会实训室”。

“三会”是不是传统套路?

“小三会”的历史可谓悠久,在上世纪末,当时上海的原卢湾区,下面一些街道开始自发的探索“小三会”了。

2002年,卢湾区开始大力总结推进这项工作,...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15日 09:11

“有管理、无治理”到“有治理、无技术”! 社区如何从经验的堆砌到技术赋能治理?

值得欣慰的是,今天的社区治理已经从“有管理、无治理”升级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以往,讲到社区治理其实都是社区管理,由行政力量推动,经费来自于体制,资源、参与也来自于体制内部。

当下,这种情况普遍得到改观,大家谈到社区都有了非常强烈的社区治理思维,希望吸引更多居民、社区单位参与到社区事务中来,“多方参与”成了一线社区工作者的基本理念和工作习惯。

总体上,社区已经从“有管理、无治理”发展到了“有治理...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08日 13:48

为什么想得好好的模式,一到社区就推不下去?!

     今天聊一个困惑我很久的话题——为什么那些想得非常好的模式一到社区就推不下去。

我接触了大量的创业公司、社会组织,来跟我谈,找我请教,一年要听几十个、上百个各种各样的项目。

谈的人激情澎湃,理想满满,但很多是谈了一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再见面时谈到那个项目,大多是做不下去了。

这种现象我遇到太多了,就成了一个普遍问题,一个现象了!

很多项目想得挺好,初心挺好,解决了社区服务、需求的痛点问题...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01日 13:39

技术主义是不是社区治理的未来,是不是社区治理现代化的标志和标配?

近来和一些有思想的社区治理的探索者、观察者,包括一线社区工作者、领导和学者,有一个深度共识:

当前的社区治理创新不再是理念问题,不再是制度安排问题,甚至不是资源问题,而是能力问题。

今天,从中央到地方对于社区治理都很重视,社会治理的资源和重心向基层下移;

也不是制度安排问题,因为各级各类顶层设计上看,社区治理的制度体系颇为完善,并且科学,可以说各类机制创设、配套制度创新推出,你追我赶,各地为了...

阅读全文>>
2020年09月01日 13:35

“民主协商”确实是今年各地社区治理探索的热点,这么多一下子引入、涌现出来的“社区民主协商方法”背后的理论源流

民主协商是今年社区治理的热点,很多地方都有非常丰富的实践,比如,浦东新区在基层推进“三会”实训室,长宁区也在推进社区民主协商的制度化。

民主协商的实践呈现出了一个明显的特点,也是这几期我一直在探讨的,就是:社区民主协商早已不仅是一个理念,不再是上层建筑方面讨论的话题了,已经成为一个很热的实践话题,成为一项技术,是一线社区工作者应该提升的核心能力。

社区民主协商,各方面都在推动,已经引入或者创新出...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11日 11:05

对号入座,你所在的社区治理机构,处于哪个级?

对号入座,你所在的社区治理机构,处于哪个级?

大家都知道,社区治理涉及方方面面,所以,社区治理的机构也是十分丰富多彩的。

这些机构是社区内容的生产者、营造者,是很多项目创新者、故事的叙述者,是社区治理的创新者、推动者、参与者。

社区治理的机构类型多样,可以说让人眼花缭乱,今天试图把所有的这些社区治理机构做一个梳理,根据它们的专业性、服务范围、项目成效、影响力以及在整个社区治理生态体系之中的位置等等,分成五大类13级:

第一类是自发型。分成...

阅读全文>>
2020年08月11日 10:37

社区营造缺什么,缺内容,缺运营,缺内容运营!

社区营造缺什么,缺内容,缺运营,缺内容运营!

社区治理有三个导向:一是行政导向,一是问题导向,一是发展导向

 

行政导向就不说了,上级下派社区行政任务,肯定要完成的。

 

问题导向就是社区有什么问题就解决问题。

 

今天重点讨论一下发展导向,社区共同体如何营造,怎样提高居民参与率,党建引领的社区治理体系到底如何构建,这些都是当下社区治理紧重要的拓展方向。

 

今天,如果要问社区营造、社区发展现在缺什么?

 

我认为缺内容,也缺运营,更...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23日 09:18

社区难题的解决,有没有简单逻辑?来一张图理理试试

社区难题的解决,有没有简单逻辑?来一张图理理试试

上周看到一个解决电瓶车充电引发火灾难题的案例:有的社区没有专门充电桩,居民就把电瓶车通过电梯运到家门口充电,引发自燃,整幢楼失火。因此,很多社区禁止电瓶车运到楼上。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社区难题,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有个技术就用在了这方面,在电梯里装上一个电子仪器,只要有电瓶车推进去,它就报警,你再按几楼,电梯也不工作。

这个案例中,使用一项技术,就彻底解决子电瓶车进楼梯问题。

当下,社区里有很多...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17日 10:15

那么多“特色小镇”,如果不打好“社区营造”这一仗,迟早黄的黄,撤的撤!

那么多“特色小镇”,如果不打好“社区营造”这一仗,迟早黄的黄,撤的撤!

这最后一张船票,你买到了吗?

 

 

上周看了一个推文,章子姨写的《讲个笑话,我要做个小镇》,文章主要说的是特色小镇挂羊头卖狗肉,背景是国家发改委发布了中国特色小镇的“红黑榜”,发改委说“有些项目套用小镇概念,虚假宣传,挂羊头卖狗肉。”

第一个被点名的是海口的“太禾小镇”,这个小镇本来说的是要建一个集花卉产业园区、南洋花镇...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07日 10:40

后疫情社区治理创新的5个“新”

后疫情社区治理创新的5个“新”——社区已经处于深度治理下所必须思考的问题

疫情划了一个华丽的分界线,各行各业都感受到了前后的分别,社区治理也是如此,一些新现象、新需求、问题出现了,而社区治理也要为之而变,有五个“新”值得探索:

第一个就是新资源

这次疫情到底留下了哪些东西?这里面有很多新资源是宝贝的资源,值得梳理。我们第一次有了这么精准的数据,一家家上门,敲不开的门都敲开了;

还有一些新群体...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03日 13:38

“七一”谈社区党建,党在社区治理之中要走向后台、走向内在、走向崇高

上周参观了一个点,该社区是该城市先进中的先进、典型中的典型。傍晚7:30时到的,天气还没暗下来,该社区的书记一直等,是一个特别朴实、特别务实、特别肯干的一个社区书记,抗疫紧张期间连续睡在单位,涝灾时也是一直值班处理险情在一线。

这个书记带着我参观并讲解,墙上的展览展示极为充分,用一句话形容——“不给墙面呼吸的机会!”连消防拴外面门上都贴满了消防知识。

其中,所有的墙上展览展示最突出的元素就是党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