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闫加伟 > 文章归档 > 2020年06月
2020年06月23日 15:48

社区治理的智能化,是不是“城市大脑”延伸落地到社区就可以了!

这次疫情改变了中国的经济社会,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是线上和线下模式融合的趋势,一些没有线上的行业纷纷有了线上服务。

一般认为,社区治理不就是纯线下的事吗,面对面做群众工作,而武汉在疫情期间已经开始拓展线上社会工作,所以,线上和线下融合的社会治理模式已经成为当前社会创新的热点

当前很多城市在推进“城市大脑”,上海、杭州等地都已经卓有成效。“城市大脑”是一个城市整体上的“智能化”规划,像上海专门成立...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6日 10:41

四大神盘的社区营造之路

四大神盘的社区营造之路

当前,开发商成为众矢之的,但在地产界,有“四大神盘”之说——四川成都的麓湖,福建的聚龙小镇,河北的阿那亚,杭州的良渚文化村。

“四大神盘”为什么神呢?

上周和成都麓湖社区基金会的负责人聊天,她说麓湖居民来投诉,说麓湖的活动太多了!群里活动太多,参加不过来!

聚龙小镇有一个“信用良品店”无人超市,你起码得弄个摄象头吧,他连摄象头也没有,收银员更没有,仅仅在出口处放置了一个透明的收银台和用于记录...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9日 21:47

发展中的素食馆

今天和大家分享卖蔬菜、卖服务还是卖情怀,谈一谈发展中的素食馆。

素食馆有两种传统的类型,一种是宗教场所开的,比如说龙华素食,太仓市同觉寺的一个素餐,我呢也去吃过,觉得味道特别好。二是老字号开的,比如说上海的功德林。近年来,近代意义上、现代意义上的素食馆越来越多,因为它迎合了人们对清淡口味的追求对于简单生活的一种呼应,同时也是一种乐活时尚的风尚。所以,开素食馆似乎成了境界和格调的一个象征,好多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9日 21:44

60、70、80后社区工作者画像

每天都会和社区工作者交流,近期做了一个“社区工作者画像”专题调研,对于60、70、80后社工有了从感性到理性的认识,一个一个个案积累,逐渐清晰起来,画像就出来了。

今天描述一下60、70、80后社区工作者的画像,大家也不要对号入座,不要过分挑剔啊。我只是描绘了一些共同特征,但未必是每个人的特点。

所以在此和大家说声抱歉,希望大家能够理解,画像是轮廓,而不是具像

 

60后

思维模式上,充分体现出了集体...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9日 21:42

公益人才缺卖保险的乞丐?

近期和庄爱玲老师聊的,公益圈的一些朋友们在热聊的话题是公益人才。在一号社群里这个话题也聊得挺热的,所以今天聊一聊公益人才这个话题。

首先,我认为,公益行业真是一个比较烂的行业,为什么说它烂?

因为这个行业是天难的一个行业,别人创业都有策划书,有盈利模式,先想好怎么赚钱。我们的公益行业不是先想好怎么赚钱,而是先想好赚了钱去做什么。先想到的是解决什么社会问题,比如解决孤寡老人的居家照顾问题,孤寡老...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9日 21:41

共享社区行不行?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共享社区”这个话题。昨天晚上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和我聊起他们小区在加装电梯。他那里是一个老小区,因为房子结构的问题,加装电梯要在楼顶上多加一层。前一套方案楼里的大多数人本来已经同意了,征求意见时大家一致通过。但是一说到要加一层,大家就开始反对。一楼的觉得又添了一些麻烦,还有可能影响房子的结构,楼上也觉得上面又加了一层电费是不是也会增加等等。对于社区的一些公共事物,现在大家都是非...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9日 21:40

如何在社区找到积极行动者?

和很多社区一线社工居委会书记,街道书记、主任等等领导交流,大家有个共同的感觉,有个很痛的痛点社区缺人,尤其是缺积极行动者

参与社区活动的人比较单调,都是老年人,并且有几个特点:一是对社区有所求,来享受免费服务,来打发时间,来交朋友;二是被动接受,被动地接受服务接受活动安排,主动参与很少;三是对社区服务品质无所求,你做得好和差他们也不太关心;四是都没有什么资源对于社区,这些人的参与,充其...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9日 21:37

社区邻里中心运营的焦虑

这两天,连续接待了成都市3个区的相关官员,以及上海2个区的领导,发现大家都在咨询一件事,就是社区邻里中心如何运营?怎么样才能够可持续发展?如果不靠政府补贴,什么样的运营方式最好?

社区邻里中心怎么干?怎么干?这是大家的共同焦虑!

日前,天津市商务局就加快城乡便民消费服务中心建设提出实施意见。鼓励各区、街道、镇和有实力的企业,结合实际新建或改造提升各类城乡便民消费服务中心,经过3-5年时间,努力实现...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9日 21:35

美好生活,不是吹出来的,是体验出来的 ——“美好生活”期待之二

“美好生活”已成为一个热词,大家都非常关注,也有很多解读。我想从社会的角度对“美好生活”进行分析。

“双十一”刚过,大家可能都有这样的体会,某宝体验是相当好,购物特别爽。我儿子买了一个东西,让我来代付,其中有两个选项,一个是无情拒绝,另一个是果断付款。我选择果断付款,付款速度特别快,一刷指纹钱就从卡里扣掉了,同时还有短信通知,整个流程的体验、反馈是极其流畅的。

我相信大家都体验到了这一点,但并...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9日 21:34

你们那儿怎么发口罩的?——国家治理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沟壑

今天一个朋友在群里发了一个内容说:我真的服了,我们居委会网上预约口罩,不仅要填身份证号,还要拍身份证照片,还要拍房产证照片!

她说:没事找事!如果居委会对居民情况熟悉,是不会有这种强制性要求的!

现在发口罩是个热点中的热点,而你们哪儿是怎么发口罩的?

社邻家发起了一个小调研:各位小伙伴所在的街道或者社区发口罩是怎么发的?以此为例:坐标上海,按照一户5个,先去居委会登记申请,或者线上预约登记等候...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9日 21:31

上海的这个政策,会给社区民主协商带来什么?如何对待少数人的声音?

电梯是近来社区难点中的难点。201912月25日上海开始实施市住建委、市房管局等十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本市具有多层住宅加装电梯的若干意见》,新政策改变了原有的业主意愿征询通过比例,由90%放宽到了2/3

我一下子惊呆了,半年前,我参加过一次市政府相关部门召开的“加装电梯”专家论证会,大家讨论的一个焦点还是“要不要取消一票否决”。

政策出来了,更加放宽,不光是取消了一票否决,还把90%放宽到了...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4日 20:52

打通虚拟和现实——未来社区畅想

这两天大家都在关注拉斯维加斯音乐节上的枪击案,这是个惨剧。这个枪手并不像以往的那些枪手那样留下遗言、录音或者发视频等等,并没有对他作案的动机做解释。

这个枪手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干?很多人在扒他的家庭,扒他的人生经历。除去家庭的影响,不可回避的是他是一个狂热的爱枪人,是一个游戏爱好者,只不过他的脑海已分不清楚虚拟和现实,游戏和现实了,他的精神肯定出了问题。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两个现象:一种现象是将现...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4日 20:50

“素食”还是“蔬食” ——素食行业的社会创新之径

现在是年底,各类年会特别多,昨天参加了“环保加素度”第五届年会。

环保加素度是一个素食行业平台,创始人陆俊豪是环保主义者,也是素食主义者,后来就创办了“环保加素度”,把环保和素食结合在一起。

2016年,我和陆俊豪碰过一次,还举办过“一号社会创新群”专题沙龙,专门讨论素食行业,并写了专门的文章。两年多过去了,今天,中国素食行业发展到底怎么样?素食这个行业和社会创新到底有什么关系?今天专题讨论这个话...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4日 20:48

业委会,从民主训练平台到冲突平台?如何回转?

这两天去一个街道听到一个案例,一个小区停车一直成问题,业委会被人质疑,闹情绪不干了,小区管理一塌糊涂。有一些积极分子觉得你们不管我来,就成立了业主停车自管小组,还有个办公室,挂了个牌子来。这个事居委会并没有参与,后来被发现之后,做工作先取缔掉了。

这个事件说明,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老百姓是有自治动因的,如果动员起来,是有力量的!

业委会本来就是一个把业主汇集在一起对社区物业事情进行自治的组织,应...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4日 20:46

从倡导到落实——十五分钟社区生活圈导则解读

今天我做一次知识的搬运工,分享交流一下一次沙龙讨论过的观点。这次的沙龙是17年一号社会创新群的第一期沙龙,讨论的主题是“15分钟社区生活圈的导则”,即2016年8月上海市规土局发布的一个导则。大家就此做了深入的交流,我想对孙大伟博士以及其他人的一些观点,在这里做一下解读。

规土局出台的这个文件讲的主要是15分钟社区生活圈。其实,在十多年前,在有些街镇、区,已经提出了15分钟服务圈。但是从服务圈到生活圈,还是...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1日 20:40

“智能化”是社区一线该关心的吗?提升基层社区治理“智能化”水平本质需要治理思维

上周看了一个新闻,一个社区工作者向记者吐槽,说他手机装了19个系统(指各类要填报信息的软件)。

19个系统就是“智能化”吗?对于社区一线工作者而言,这就是智慧社区,就是社区治理“智能化”工作吗?

答案肯定不是!我近期就”智能化”做了一些调研,做了一些思考,和大家做个交流。

当前,所谓的社区治理“智能化”存在很多问题:

1、受不了。开头的例子不是个案,大家普遍都有困惑,19个系统对于社区工作者来讲...

阅读全文>>